5G双刃剑

工信部三令五申运营商不能强制或者诱导用户使用5G套餐,从去年2季度开始某运营商就开始在套餐基础之上强加了5G流量包,否则取消4G套餐优惠活动。

所以所谓提速降费是先提速再谈降费的事情,取消原有的优惠活动本质上就是强推新业务。

拿着4G手机使用5G业务本身就违背常理,2020年为数不多的5G手机均价格高昂,所以在过去一年是5G和4G共用基站的过渡时期,期间爆发的4G降速的事情为数不少。

三大运营商在强推5G这件事上已经达成共识,所以用户无论怎样携号转网也难抵御大势所趋。5G固然真香,消费者应该保留使用旧套餐的权利。

另外近期NSA(非独立组网)5G用户被抛弃的传言引发行业热议,从非独立组网到5G独立组网的过渡就出现了“失联”问题,4G用户的状态可想而知。

运营商当然不会公然阻止手机入网,但是信号质量无法保障是肯定的。

运营商提供的初步方案仍然是更换SIM卡,其实在运营商完全可以将基站和信号服务能力虚拟化,信号、资费以及5G普及进程的不公开透明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。

携号转网是内卷的典型案例

运营商也要吃饭,在服务能力无法短期改善的时候,运营商的内部管理也是简单粗暴的。

携号转网本意是倒逼运营商提升服务质量,但是运营商对此作出的首要决策是设定“转入与转出业务考核指标”。

运营商基层员工不得不自掏腰包买友商的账号转入自己公司,服务用户变成了看管和交易用户,三大运营商何尝不是内卷的典范。

爆料显示,地方运营商用奖品吸引用户的现象屡见不鲜,更有甚者直接找代理商买友商用户,明码标价挖一个用户200元。

携号转网本身是一项基础服务,不能用携号转网为噱头来挖墙脚,但是在互联网平台上一携号转网为目的的营销策略花样百出,被315点名的几率还是很大的。

高额的携号转网“分手费”也频繁登陆热搜,合约制一直是运营商套路用户的首选。

活动期间内不能携号转网”“转网后无法正常接收短信”等各种说辞仍然会出现在营业厅业务员口中,监管政策往往在基层业务运营中成为强弩之末,所以用户往往都是怀有戒备心去办业务的。

2020年上半年全国电信管理机构共计约谈、通报、责令整改和行政处罚“携号转网”服务不规范电信企业198次。服务质量可见一斑。

用户苦套餐久已

套餐里的不知名增值业务就一直没有肃清过,套餐的复杂程度堪比试卷。

5G套餐的高昂资费只能靠工信部发话才能降下来,最初移动最便宜的5G套餐为128元,里面包含了30GB流量500分钟通话,提速和降费显然不是同步进行的。

运营商成本问题经常被行业内反复探讨,5G基站的建设和高耗电量最终都需要用户买单,如果4G与5G要长期共存,在5G低功耗基站普及之前套餐不应该向5G过度倾斜。本质上还是不能去诱导和强推。

运营商简化套餐设计,互联网服务不能完全取代语音通话,目前的通话服务资费其实仍然居高不下,5G消息的推广无论成败与否,短信业务也有可能短暂复苏,当然也会带来新的消费权益问题。

315预想:

运营商对新业务的执着一定会导致行业竞争加剧,营销套路、资费价格、贩卖用户、刷单拉新等问题频出,地方运营大概率榜上有名。

推荐内容

热点新闻